创业故事:十万碎片拼出六件瓷器,圆明园文物

清纯励志网

1860年,来自侵略者的一场大火,让圆明园地面建筑毁于一旦。侵略者把“能带走的都带走,带不走的都打碎”,大多数瓷器也就随着那场灾难埋于地下。经过100多年的沉淀,现在圆明园地下1米左右的地方埋藏着大量的遗存,它们被现代的渣土垃圾覆盖。

圆明园近期启动了“修复1860”项目,主要针对10万瓷器碎片展开修复工作。这是圆明园近年来最有系统性、规模最大的一次文物修复。

大小和颜色不一的瓷器碎片整齐排列,摆满大厅一角。身穿白大褂的文物修复师们小心翼翼地穿梭其中,进行着一场大型“拼图”游戏——他们正在尝试从这些瓷器碎片中分拣出来自于同一器物的碎片,再进行拼对等工作。

圓明园文物考古科的科长陈辉是这次修复活动的负责人。她说,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圆明园通过遗址整修和考古挖掘积累下来的瓷器碎片已有10万,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它们被堆积于圆明园仓库里,不被外人所知。

“从一些历史档案记载和出土碎片的种类及规模可以看出,当时皇帝在圆明园所使用的器具和紫禁城的等级、数量不相上下。”陈辉说。碎片主要来自官窑,也有供宫女丫鬟们用的民窑器物。官窑残片从器型上看,以日用器为主。根据釉色和文献记载的对照,还可以判断皇太后和皇帝等人都在这里用过什么,进行过哪些活动。

陈辉说,因为修复是近几年才开始,这些碎片只是一箱一箱地堆积着,没有分类,彼此关联性不清晰。初步分拣要依据釉色、器型、纹饰来进行,但是这些瓷器仅釉色就有20多种,纹饰有将近100种。再往下,瓷片间的类同性越来越高,分拣的难度也会越来越大,可能同样是婴戏纹饰的碗有好几百个,这时候只能通过不断地尝试判断哪些能拼到一起,哪些不能。

王勉是此次圆明园“修复1860”项目的技术顾问,曾任南京博物院文物保护研究所所长。修复之前,他被请来参加过一次专家研讨,围绕圆明园库房里的东西能不能修、哪些能修以及能修到什么程度进行了初步的评估。最终,第一批被挑选出来修复的六件瓷器是:一件青釉鼻烟壶、两件青花八宝万福如意瓷砖、一件康熙青花龙纹碗、一件康熙红釉碗以及一件青花缠枝莲纹瓷绣墩。它们器型相对+1564完整,大体能拼出一属性力量:风个完整的轮廓来。

拼对难度最大的是青花缠枝莲纹瓷绣墩。在没有原图参考的情况下,让132片碎片回到原来的位置上,不是件容易的事,这需要极度的耐心。第一步,要把能确定的、彼此相靠的碎片粘在一起,逐渐拼凑出绣墩上半部分和下半部分的各自轮廓。第二步,找到上下两个部分的连接点,从而知道绣墩的高度是多少。第三步,利用白胶在缺失的地方做补配,让整个器型立起来。

陈辉说,因为拼对量比较大,现在也开始探索借助三维扫描和虚拟修复。但是目前还处于探讨和试验的阶段,没有成型。

圆明园出土的文物里不乏大量同类器物。比如那件康熙青花龙纹碗,285片碎片对应8个一模一样的碗底,每个碗身也都附带一小块口沿儿。文物修复师赵辉正对其中的一只碗进行拼对,他说,有了碗底和口沿儿,虽然好多还没拼上,但是结构已经有了。

8个一样的碗底,却没有一个是百分之百完整的器型。既然这样,能不能把其他缺失严重的碗碎片移花接木,集中到缺失较少的一两个碗上,让其呈现完整形状?“不可以”,王勉说。原因有两个,其一,这违背了文物修复的真实性原则,其二,不排除以后挖出更多的碎片,让每个碗缺失的部分最终都得到补齐。这也就意味着,修复好的瓷器需要保证在不对文物本身造成伤害的前提下随时能拆分回原样,即文物修复的可逆性。

但是目前,每个碗的缺口部分暂且只能通过白胶进行补配,然后进行找平、做色、绘纹饰、上釉、做效果等,最终做出一个从外部看复旧如初的造型,达到博物馆陈列展示的观感。

做到让观众看不出来的程度不是件容易的事,比如那件康熙红釉碗,碗上的一个三角形缺口刚好带走了一个半的字,补配缺口的同时也要把字再写上,而且要仿照它的笔画和字体。

清纯励志网【www.darkbux.com】收集整理励志名人名言,正能量唯美的句子,以及励志伤感唯美图片供大家欣赏感悟,摘抄好词好句好段提供给大家免费学习!人生路上总有坎坷挫折,遇到困难时多看看励志的名人故事,我们和您同行!
标签:[db:标签]